/ 青春

0别了,王杰。

 
      “我猜,我不敢爱你。因为我早已学会了,爱的游戏……”熟悉夹杂陌生,沧桑却带无奈的声线像突然在空气中生出的光线,游走在周围。哦,原来是王杰。那个带我认识港台流行歌曲的男子,那个曾一度喻意浪子的男子。这是听到的,他最近的作品–《别了,疯子》。
 
       还是读小学的时候,热播香港连续剧《人在边缘》。片头曲《今生无悔》,让我认识王杰。那个在印象中一直穿着牛仔外套,不苟言笑瘦削的脸。他的声音很奇怪,有一丝女性的阴柔,但同时抑扬顿错仿佛把男子的重担都狠狠的撇下。我喜欢的,就是这股欲罢不能的无奈与强装潇洒的不洒脱。 
 
       在我尚未懂得恋爱的时候,他一首《一场游戏一场梦》却已经让我仿佛经历这惨痛的失恋,看透世上所有爱情。《英雄泪》那乱世中无奈的爱恋,《回家》里清晨萧瑟冷风中孤独的步伐,还有《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》,还有《为了爱,梦一生》,还有还有……
 
       总觉得他有太多的无奈,经历过太多的挫折,每一首歌都是他的心声。我从来不相信,毫无感情共鸣的情况下可以唱得出感人肺腑的歌。于是,他总是有一股锐气。一股倔强却无法舒展的锐气。那被风吹乱的头发,冷酷的脸庞,茫然的眼神,都是他的标志。只是,今天再也看不见这样的王杰了。也许是他老了,也许是他累了。在《别了,疯子》中,我听见的只有疲惫。
 
       作为一名听众,我无法去要求歌手去保持一种怎样的状态来取悦自己。毕竟,他和我一样,年华在一天天老去,声音也一天天嘶哑。所以,我只能听着这一首《别了,疯子》,也默默的说声:别了,王杰。
 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