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青春

0

 昨夜我知道有人离开。
于是隔壁楼梯的大门一直打开,点着一根蜡烛,影影绰绰。
经过的时候,不知道是否有灵魂偷偷跟随我的脚步。
只是那只大黑狗一直左右张望。
 
所以一整晚,都传来打斋的声音,锣鼓齐响。
不知道这样的方法,亡魂是否会走得安心?
只是我自己整夜辗转难眠。
 
还是在梦里。
我跟你如最初走过那条细长街道。
却不懂如何去拥抱。
于是反反复复,在梦里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来过。
最后不了了知。
于是我知道,即使现实中的你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我也已经再也不知道如何跟你重新开始。
 
凌晨,急风骤雨。
养的小植物在窗前青葱溢然。
我越来越爱植物。
越来越怕动物。
 
明天飞上海。
早机10:40。
 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