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青春

3careless whisper

 
      好久没有听这首歌,直到昨晚听电台,爱一世音乐。潘多拉播了这首歌的中文版–梅艳芳《梦幻拥抱》,才又让我突然如此怀念这首歌。第一次听这首歌,我还是十来岁。一晃,老了,歌却依然动听。
 
      昨天教师节,祝爸爸节日快乐。也有同学发来信息,祝我的爸爸他的老师节日快乐,很窝心。想起高一时暗恋的物理老师,不知你现在身在何方了,但也以祝你节日快乐。
 
      今天上班路上,车窗外看见一个老伯伯。单脚踩着自行车,为什么是单脚?因为他只有一条腿。他慢悠悠的踩着,木拐杖横绑在车鞍下。我不忍再看,别过头去。有时候,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种心情。同情与可怜的字眼一概不用,因为它现在似乎都带了某种轻视的成份。以致于我不能面对他的同时,也无法面对我自己。
 
      夏天已经过去了吗?夜里的寒意,以及早晨微凉的风,似都在诉说这个事实。我的绿萝越长越好了,纷纷探出许多翠縁的小芽。我每天都要细细端详它们好一阵子,似乎成为一种病态了。
 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

共有 3 条评论

  1. 2007年9月12日 下午1:34
    我的绿萝都被同事剪光了,现在差不多要翘了 

    回复

  2. 2007年9月12日 下午1:34
    哈哈。。。还会再长回来的啦。。。绿萝很坚强的。 

   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