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青春

0甜甜圈

 
      停水了。在没有一点准备的情况下,幸好我刚洗完澡。懒得再下楼去买水,所以没有刷牙洗脸就睡了。把水龙头打开,想着半夜如果来水了,我便可起来关了再睡。就这样,夜里醒了非常多次,仍然没有听见半点水声。直到半夜,下雨了。水龙头仍然是干的,我起来抽了根烟。看着滂沱大雨,想着也许应该去一个会下雪的城市生活。
 
      在梦里遇见了鬼。我拼命的念着“安土地真言”。太紧张,念错好多次。那个鬼,好像是女的,一直缠着我不放。穿黑色的衣服,齐耳短发。为什么缠着我,我不知道。于是今天,我穿了黑色的连身裙,破天荒还有高跟鞋。
 
      昨晚买的甜甜圈非常难吃,永远不再吃家乐福的了。破坏了我一直以来对甜甜圈的好感,但是还是会吃面包新语的,很好吃。
 
      卫兰要来广州开演唱会了。我非常喜欢演唱会的气氛,但是她没有到让我喜欢到去看程度。而且,她的现场,实在是一般。
 
      这个周末,应该不会有意外了。很久没有看小方包,现在的她已经坐得很稳,还会叫妈妈了。差不多有两个多月没有见,她大概已经忘记我这个干妈的样子了吧。偶尔翻出小黑发给我的视频来看,心里很是欢喜。听说,春节包包要回来了,带着她的小MIA。
 
      昨晚恶梦醒来时,我在想,就这么孤独死去,也许要等房东来收房租的时候才会发现,尸体已经发臭了。
 
      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