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青春

2最后一个离场

 
     也没有什么不好。我只是有一点点失落,在电梯上看着冲天而下的水帘,有一点想念已经离开的人。走了很远路去坐公车,穿过我的学校。我总是这样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怀念一下,每一个让我喜欢过的地方,或者人。
 
     这首《凹凸》,想起来是三年前与小黑包包去浪琴湾的路上,包包的MP3里的歌。我们哼着这首歌,走在黄昏的海边。包包帮我扎了辫子,小黑邂逅了一小段肥胖的爱情。昨夜,在钱柜。小黑再唱这首歌,无限感概,可是已经不能再说什么了。
 
     放假,也是不断的做恶梦。每每在夜半醒来,恐慌喘息。
 
     六号回来广州的晚上,走过一片树木繁盛的小区。一个大叔,站在路边小便。他看了我一眼,我看了他一眼。经过他的身边,听见孱孱流水声。其实前面就有公共洗手间,下次可以问我,不要再这样了。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

共有 2 条评论

  1. 2007年10月9日 上午10:54
    aha广州的钱柜么?哦,我连北京的还都没有去过呢

    回复

  2. 2007年10月9日 上午10:54
    是的。

   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