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青春

0也许我们都会相继离开

 

  凌晨两点的时候,我开了一罐啤酒,终于在这样寂静的时刻看了<My blueberry nights>。不压抑,只是心里一直觉得很柔软。300天的时间,去很远很远的地方。于是我在梦里也像Norah Jones一样,用了最长的方式去过一个马路。我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,只记得我最后回来的时侯昏昏沉沉的。为何而过那个马路,我也已经完全忘记了。

  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去面试,那个女孩,也许是女人吧。眼睛不大,可是她总是努力睁得很大,我走之前很想问她累不累。但是我还是微笑着走了。经过东风广场的时候,我禁不住怔了一怔,想起那个自杀的女演员。安息吧,陌生的灵魂。

  有时候,人会想要一些陌生的安慰。一种来自内心浓深处的渴望得不到满足。这个时候,我们也许需要来自陌生人的抚慰。不用进行什么深刻或感人肺腑的谈话,我们只需要随便聊聊无关紧要的话题,便已足够了。我的心中至此便充满柔软,于是可以了无牵挂的永远消失。

  陈小多说,可能,突然有一天我结婚了,我去乡下了,我消失了,你记得想起我。我说,亲爱的,我会去看你。你会不会带你的小猫咪走呢?

 
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