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青春

0我仍然在这里

 
   尽管很晚才睡,可是仍然睡得非常不踏实。总是断断续续的醒来,然后又昏睡过去,做着乱七八糟的梦。楼上或楼下有人很大声的放着音乐,跟谁吵架,又有谁的衣服掉到谁的阳台上了。我在这一片嘈杂声中不停的翻身,以为自己在哪里。
 
   哦,那个陈小多口中的坏女人来了,据说。祝她快乐。
 
   昨晚在地铁里偶遇魁爷,那个吃过一次饭喝过一次酒的男人。在拥挤的地铁里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但我的心里是欢喜的。我总是特别迷恋这种不期而至的相遇,让人会莫明的快乐。然后跟魁爷道别后,经过公车站的时候又看见上上任公司的行政小姐。我看见她的时候,她正向一部公车奔去,我没有叫她。一个小时里,两次偶遇,让我多少有点承受不住这种冲击。
 
   今天是五一假期的第一天,估计有很多已经身在异乡开始快乐的旅途,而大部分的人,也许便像我一样睡到中午才起来吧。我想去看一场电影,什么电影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我会在清晨的时候去光顾,在黑暗而空荡的电影院里一个人看电影。
 
   昨夜在网上与欧爷聊到凌晨,互相发泄工作中的不满情绪。环境太复杂,人人都带着面具生活。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疲惫,我却感觉力不从心。只是较过去,我已经不能再保持清者自清的姿态了。我也戴起面具,伪装跟他们一样,是个小人。只是,我不动声色的在心里喘气。我感觉自己不应该在这里,应该在别处。可是当我睁开眼睛,我仍然在这里,在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里。
 
   燕子去阳朔,千猫去了杭州。有人在北京,有人在上海,有人在深圳,有人远在德国。我仍然在这里。
 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