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青春

0立夏的水怪

 
  凌晨时分,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。这次,我不是一个人。
 
  阿蕉屋里欢声笑语,好像我们一直都住在一起。直到她在我身边响起均匀的呼吸声,我甚至怀疑时光倒退几年,又回到同室密友的年份。
  
  又回到刺眼白炽灯的办公室,我眼圈发青,麻木的处理着繁琐的数据。饭后独自在窗前抽烟。想起三新26楼的阳光,想起金融7楼外的迷幻云彩,又三年了。
 
  今天是立夏。我爱的夏天终于名正言顺的到来了,只是晚上的风竟然有许许凉意。我并不想谁,却有点怀念一些已经远去的时光。我感到忧伤。悲伤不属于夏天,但我属于忧伤。
 
  一不小心就会沉进属于尼斯湖水怪的记忆里,幻想自己骑着巨大的水怪在海里驰骋。潜入三千米沉的海底,穿过重重鱼群和水草的包围,然后一飞冲天,跃出水面。水怪最后只能远离最好的朋友孤独的生活在湖里,而小男孩也默然过渡成为白发苍苍的老人。记忆化成一颗神秘的蛋,等待下一个孤僻的小男孩将它发现。然后重演。
 
  窗外高楼林立,天河北路就此淹没在这一片石头森林中。不远处稍低的楼顶层站着三个男人,竟然隐约觉得其中一个像极以前的同事。算了吧,也许技术男都长一个样。只是我突然觉得,顶楼只属于无间道。而后脑海里一直回响起黄秋生堕楼后的哀伤音乐。
 
  夏天来了。我想去越南。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