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青春

0划火柴

    突然想喝点小酒,点了一杯日出。喝得人有点晕乎乎的,酒量极差的我在昏暗的灯光里对着燕子傻笑。燕子说,你不就是想让我送你回家嘛。我嘿嘿的笑着,有点想流泪,亲爱的猫你还好吗?如果你不是只身为了新的工作新的男人去了上海,现在狭小暧昧的空间会有你无赖甜蜜的笑。那些都是题外话,我们都知道你只是为了圆那个梦,重新回到三年前的生活。
 
  在回家的出租车上,我的胃揪成一团,痛得不像样,几乎要昏倒。喘着粗气挣扎着爬回家,倒在躺椅上就这么昏睡过去。醒来已经是十二点多,屋里的空气潮湿但清新,我也突然清醒过来。
 
  我说我的肚子越来越大,但四肢却越来越瘦,这么形容却似乎像个青蛙。不是怀孕也不是发福了,是忍气吞声把肚子越憋越大。今天那个高傲的云南女人和新婚的技术男人让我很难受,我“咕噜”一声吞了下去,若无其事的继续埋头苦干。他们的趾高气扬,也许是理所当然的。我默默安慰自己,我是一个有修养的好姑娘,要对他们抱着宽恕包容的心。可是,我毕竟不是菩萨也不是上帝。
 
  我说如果可以,我想要一个有着清新味道的男人。粤在邮件里说,刚才看见一个很帅的男人帮邻居家修理屋顶,转身却在旁边的篱笆里撒尿。也许真如你所说,等到有一天我不再对着感情有着这些完美主义的幻想,才会肯低了头进入一段别人认同为正常的感情关系里。在这个混浊的世界里,我的期望遥远得如同梦境般不切实际。或者,等到2011年吧。又或者,要到2021年,谁知道呢。我是这样的不切实际的活着,又怎能苛求自己与内心的渴望背道而驰。
 
  蕉送我的火柴受了潮,怎么划也擦不出火花。于是我找来火机,把火柴点着,以此来完结它的一生。我就是这么的固执,不能剥夺它与生俱来燃烧的意愿。
 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