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青春

0感谢献血英雄的游戏币

  和他们走在一起,我仿佛格格不入。即使我穿着破烂牛仔裤,发白T恤,背着大包,梳着冬菇头。但还是觉得他们这样的年轻,而我这样的格格不入。

  在游乐场里,个个都是忘我的寻欢作乐的表情。我还是喜欢枪击和赛车的游戏的,只是开始感觉有那么一点力不从心。喧闹的环境里,我一次又一次的走神。想以两年前还住在龟岗的时候,最爱去家里附近的游乐场玩拳击,打得那么起劲,身里围观者无数,想着这个女孩怎么那么的暴力。但是事实上,我只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,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勇气与力量。

  偶遇一场火灾,火焰嚣张,消防车堵在楼下。忘记是几楼的单位,只记得那火灭了又生,好像怎么也扑不灭。只是这样一场火,足足经历了半个多小时才熄灭。外墙已经烧成黑色,浓烟不断。如果单位里有人,恐怕也已成焦炭。我对这种消防的技术与效率深深怀疑,如果火势再大那么一点点,他们如何是好。一个男人走过来,问我,为什么消防员们都站在那里不救火。我疑惑,为什么会问我。

  这场小聚会以火锅的形式结束。到最后,我表情呆滞,听着他们欢声笑语聊着我至今也想不起来的话题。那一刻,我觉得寂然。微笑着说再见,我拿着快要溶化的雪糕回家。想着他们,想着自己。

 

分享到微信

发表评论